今天张佳乐梳双马尾了没有

今天的叶叶也是世界第一甜呢

我觉得我涂个黑指甲然后把没做完的作业摊在地上就能cos掉马前的谢俞🙃

孙哲平的遥遥养妻之路




看到青棠欢太太玩的,忍不住去试了下







虽然你成为了吴邪的校友
但你并不会有小哥那样的男朋友
也不会有小花那样有钱的发小



但我还是要说

能考进浙大你也是真的牛逼了朋友

衷心祝愿你们能愉快的开启一段新的人生旅程

你可以有和吴邪一样的智商对不对

哥,我想要你(上)

前方为原著第96章,不想看的直接走链接,想看的原著末尾也有链接

算是对p大拉灯的一段补充续写

垃圾文笔预警

点我看骆警官到底行不行


骆闻舟对这种神一样的变脸叹为观止,无奈地伸手撑住沙发靠背:“你……”


    费渡飞快地把他的身搜了个遍,先下手为强地顺走了那副可恶的手铐,并用半秒钟考虑要不要收为己用,继而又理智地放弃——他没有警察叔叔业务熟练,搞不好会作茧自缚——于是他一扬手,把手铐远远地扔进了餐厅。

    骆闻舟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一堑长一智”,挺好的,这孩子将来放出去吃不了大亏。

    骆闻舟小心地扶住他的腰,叹了口气:“你知道你现在不宜剧烈运动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要剧烈的,你不喜欢温柔一点的吗?”费渡的膝盖挤进他腿间,刚离开被窝没多久就凉下来的手顺着骆闻舟的下摆钻进了他的衣服,冰得他一激灵,费渡亲了他一下,呓语似的轻声说,“以后会喜欢的,相信我的技术。”

    骆闻舟有点惊奇地看了费渡一眼:“等等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你可能是误会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费渡对上他的目光,瞳孔里映着一对倒影,好像把骆闻舟整个人圈了进去,在灯下折射出一层一层的光,炫目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然后他对骆闻舟笑了一下:“哥。”

    骆闻舟当时就忍不住抽了口气,头皮一阵发麻,身体立竿见影地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费渡当然感觉得到,乘胜追击地顺着他的后脊一节一节地往下按:“我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这本来只是一句信口而至的**,可是在说出口的瞬间,却突然在费渡心里卷起了轩然大/波,像莽莽雪原中惊破了冻土的不速春风,无中生有,席卷而至,巨大的回响在他肺腑中激荡,震颤不休。

    就好像他不经意间吐出了一块带血的真心似的。

    这让费渡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,几乎带着几分虔诚找到骆闻舟有些干涩的嘴唇,将那句话在心头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你。”他想。

    他这一生,不断地挥别、不断地挣扎,也不断地摆脱,他从未留恋过任何人、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被陌生的渴望攫住,平静的胸口在不动声色中起了看不见的波澜,轰然淹没了他灵敏的五官六感。

    费渡甚至短暂地忘记了自己一贯的套路和技巧,满嘴的甜言蜜语归于哑然,只能凭着本能去靠近肖想过许久的猎物。

    骆闻舟几次三番扛住了诱惑,自觉已经快要成为一位“脱离了低级趣味”的伟人,马上将成就一段教科书级的“富贵不能淫,威武不能屈”。

    不料胜利前夕,敌人的攻势居然平白无故升了级。

    他来不及反应哪里不对,钢铁般的意志已经在“糖衣炮弹”之下土崩瓦解——最后的理智只够发出一声穷途末路的叫喊,提醒他“沙发太硬,容易受伤,回卧室去,别忘了锁门”。

    然后这啰啰嗦嗦的“理智”就和他的上衣一起,被遗弃在了倒霉的客厅里。

    “碰疼了你要吭声,受不了就告诉我,好吗?”骆闻舟贴在费渡耳侧,呼吸有些急促,费渡的头发与雪白的枕套黑白分明,他得咬着牙才能维持自己大致的人样,“我知道你喜欢折腾自己,但是我不喜欢,我不喜欢你疼。”

    费渡没顾上思考他这话里蕴含的信息,因为他直到这会才发现,在一些问题上,他和骆闻舟可能有点不同的见解。

    “不是,”费渡干笑了一声,“你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骆闻舟摩挲着他有些突出的腕骨,把费渡的手腕别在了枕头上,舔了一下自己的虎牙,开始审他:“你到底是听谁说我喜欢做零的?”

    费渡刚从医院里出来的全套器官只是自我感觉良好,此时,他脆弱的心肺功能暴露无遗,几乎有点喘不上气来,作为业内知名的“护花使者”,他虽然尴尬,却仍然不太想出卖那个名字,因此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骆闻舟惊诧:“这么坑你你都能忍?”

    费渡一想,也是这个道理,于是果断交代:“郎乔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骆闻舟面无表情地结束了简短的“审讯”,轻轻地磨了磨牙,“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潜伏在暗处的内鬼不知道是谁,但不管怎么说,先抓住一个吃里扒外的。


所以骆警官到底是零还是一?



我卡肉我快乐

卡肉的味道我知道🌚

我的列表里住了魔鬼吗

图太多了贴不下,还有好多经典的放不了了

气死我了


这还只是n分之一

还有一堆什么

队长不要不要啊
队长我要我要
张佳乐是一只花精
张佳乐淋雨后开花了,变成了落汤花,被孙某捡走并表示我就知道你是个植物人,我连花盆都给你准备好了
叶修你为什么选喻文州不选我
我是大山深处的一株王不留行
喻文州大海里的美人鱼,一天他到了岸上搁浅遇到了王子王给嘿

...........
诸如此类🙃

我不懂真的
什么都不知道



我赵云澜光棍二十多年

大美人媳妇说没就没

🙃


我赵云澜说到做到啊


说好的带你蹦迪就一定带你蹦

前列腺你超速了,请停一停🙃

人生最爱锅包肉:

不行,必须转载记录一下🙈

水寒:

【高能预警!肉梗提供!】

笔交给你们,尽情创作!

10p!请一定要翻到最后!

别以为我们粉丝不知道,你家毛猴不就因为白某喜欢所以黑箱进的吗?实力心疼我面,我面关了一万年,照样完爆你🙃🙃